遞四方正文
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陝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遞四方|兵團|雲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走近“國家的孩子”背後:三千孤兒入內蒙 草原風雨無阻

2021-03-10 16:06:05 來源:中國新聞網
字號:

電視劇《國家孩子》開播發佈會現場。來源中國新聞網電視劇《國家孩子》開播發佈會現場。來源中國新聞網

  (兩會訪談)走近“國家的孩子”背後:三千孤兒入內蒙 草原風雨無阻

  中新社北京3月10日電 題:走近“國家的孩子”背後:三千孤兒入內蒙 草原風雨無阻

  中新社記者 李愛平 邢翀

  今年全國兩會,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,習近平總書記提到了“三千孤兒入內蒙”的故事。歷經甲子歲月,史海鈎沉,這段北方草原上動人的民族團結往事,因此更為外界關注。

  全國政協委員、內蒙古扎蘭屯市副市長杜明燕對中新社記者説,在物資極度匱乏的年代,草原母親以大愛無疆的博大胸懷接納了三千孤兒,譜寫出民族團結進步之歌。“這是牧民用最純最真的感情演繹了‘養恩大於生恩’的人間佳話。”

  “國家的孩子”

  蒙古族女作家薩仁託婭曾用一本書記錄了這段往事,書名就叫《國家的孩子》。在接受採訪時,她依然難掩感動,“這三千餘名孤兒,對於每一位扶養者而言,是比天還大的責任,因為他們收養的是‘國家的孩子’。”

  20世紀60年代初,新中國遭遇嚴重自然災害,全國糧食供應缺乏,上海、江蘇、浙江等地的幾十個孤兒院裏,大批孤兒面臨糧食不足的威脅。內蒙古自治區黨委、政府主動請纓,將三千多名南方孤兒接到大草原。

  “接一個,活一個,養一個,壯一個”。從江南到塞北,歷經三年的“生命遷徙”,共有三千餘名孤兒被送到內蒙古撫養。

  如今,在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中,留存着1960年孤兒北上的歷史資料。記者在檔案館看到,在“1960年移入兒童設備購置費明細表”中列入的品名裏,有小木牀、小毯子、小桌子、便盆、澡盆、枕頭……其中還特意提到,有4500塊尿布。

  薩仁託婭説,其實當時內蒙古牧民的生活也並不寬裕,但他們聽到消息後,騎着馬,趕着勒勒車,來到育兒院申請領養孤兒,有的牧民甚至一下子領養了五六個孩子。“這是一場愛的傳遞,是來自人類共通的靈魂和大愛。”

  “自己的孩子”

  出生於1942年的老人都貴瑪,在她19歲時,與三千餘名孤兒中的28個孩子“相依為命”,當時還未結婚生育的她成為孤兒共同的額吉(即母親)。

  內蒙古四子王旗旗委宣傳部長段雅麗對記者説,都貴瑪是四子王旗腦木更蘇木牧民,由於念過書、做事認真,被選到四子王旗保育院當保育員。“剛接到任務時,都貴瑪心裏也沒底,自己沒經驗,家中還有年邁的姨媽需要照顧,牧場裏的羊羣也指望她去照料。”

  段雅麗説,但是雙親早逝的都貴瑪知道,失去母親的羊羔是多麼可憐,於是她叮囑姨媽保重身體,將羊羣託付給生產隊,毅然承擔起照顧孤兒的任務。她培訓後開始照顧28名孤兒,其中最小的才滿月,最大的也只有6歲。

  都貴瑪曾説,我從小就受過疾苦,親身體會過孤兒的苦難,所以我不能放棄。當有孩子夜裏生病,都貴瑪騎着馬,冒着被草原狼羣圍堵的危險,凜冽寒風中奔波幾十裏去請醫生。在她悉心照料下,28名孤兒,沒有一個因病致殘,更無一人夭折。

  1961年春夏之際,內蒙古當地沒有子女的牧民家庭陸續收養孤兒。每個家庭來領養時,都貴瑪都要逐一介紹身體情況、個性習慣,交待撫養方法、注意事項。每送出一個孩子,都貴瑪都會讓領養家庭準備新衣服,孩子穿上新衣後再走向新的家庭。

  當孩子開始新生活,都貴瑪承受的卻是28次母子別離。“都貴瑪是這些孩子來到草原後的第一個額吉,彼此間感情是別人難以體會到的,直到今天,每每想起當時的情景,都貴瑪都會淚濕眼眶。”段雅麗説。

  2019年,77歲的都貴瑪在北京被授予“人民楷模”國家榮譽稱號。她曾不止一次地説,孩子就是草原的希望,是國家的希望。

  “民族團結的故事不能忘”

  “除了感恩,我不知道還能對都貴瑪額吉説什麼,對草原人民説什麼。”

  今年61歲的孫保衞就是都貴瑪當年照顧的28個孤兒中年齡最小的那個。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,他數次動容哽咽。

  孫保衞出生後不久就從上海被抱到內蒙古大草原,在經過都貴瑪照料後,一對來自河北的支邊青年夫婦收養了他。對於“三千孤兒入內蒙”的歷史,當時過於年幼的孫保衞沒有太多記憶,長大了才逐漸瞭解這段歷史,參加工作後就去看望都貴瑪。

  “額吉知道我要來,遠遠地等着,看到我來了,高興得手直髮抖。”孫保衞説,一進屋額吉就忙活開了,又是熬奶茶,又是做手把肉,做好後親手拿刀把肉割成一條一條,喂到他嘴邊,還把他當做小孩子一樣,生怕吃不到。

  孫保衞説,每次回想這段經歷,都會不自覺地掉淚。“説實話,是內蒙古這片草原拯救了我的生命,我能有今天,必須要感謝熱情的草原人民。”

  時光從青青草原流淌而過,任憑風吹雨打,厚重的歷史印跡不會被消磨。牧馬揚鞭,風雨無阻,只要民族守望相助,就能克服各種磨難。

  全國人大代表、內蒙古科爾沁藝術職業學院教務處處長王曉紅認為,這段見證中華民族一家親的歷史,是引導新時代青少年學史明理、學史增信的寶貴資源。

  如今,孫保衞也有了自己的外孫,“我會把自己作為三千孤兒的故事講給外孫聽,這段歷史絕對不能忘記,民族團結的故事絕對不能忘記。”(完)

(編輯:孫亭文)